首页 财经内容详情
环球ug会员开户_张清海辞任董事长 科迪乳业逐渐告别创始人时代

环球ug会员开户_张清海辞任董事长 科迪乳业逐渐告别创始人时代

分类:财经

网址:

SEO查询: 爱站网 站长工具

点击直达

  67岁的张清海日前辞去了上市公司科迪乳业董事长职务。伴随母公司科迪集团破产重整迎来意向投资人,科迪乳业正逐渐告别创始人时代。

  从20世纪90年代流行广告语“科迪汤圆团团圆圆”,到2016年打造出网红产品“小白奶”,科迪集团曾迎来一段快速增长期,张清海甚至公开表示要把科迪乳业打造为“中国中部奶业航母”。然而,以2019年科迪乳业拖欠奶农过亿奶款为导火索,整个“科迪系”陆续出现经营困难、拖欠工资、资金紧张等问题。2021年9月,因科迪乳业虚增业绩等问题,张清海被采取10年证券市场禁入措施。

  在科迪老员工眼中,张清海人很聪明,有战略眼光,身上仍是第一代乡镇企业家的气质,“管理水平没有跟上这个时代,也没有培养出合适的接班人”。

  辞任董事长前已被禁入证券市场

  4月6日,科迪乳业收到公司董事长张清海的辞职报告。因个人原因,张清海辞去公司董事、董事长及各专门委员会职务。经公司董事推选,暂由科迪乳业总经理张枫华履行董事长职务,直至新的董事长选举产生。

  既往财报显示,张清海1955年出生,1985年8月起担任科迪食品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简称“科迪集团”)董事长。在“科迪系”出现债务危机前,张清海担任科迪乳业董事长,科迪超市、科迪罐头、科迪面业、科迪大磨坊、科迪牧场执行董事,五大连池市绿色大米开发有限公司、五大连池市非转基因大豆开发有限公司执行董事、总经理,科迪集团上海实业有限公司执行董事等职。

  张清海此次辞任科迪乳业董事长并非无迹可循。2021年9月8日,科迪乳业收到河南证监局《行政处罚及市场禁入事先告知书》,经查明,科迪乳业涉嫌违法的事实包括对2016年、2017年、2018年年度报告虚增业绩,向控股股东科迪集团及其关联方违规提供资金、担保但未及时信息披露等。由于科迪乳业实控人张清海“违法行为恶劣,严重损害投资者利益”,被采取10年证券市场禁入措施。禁入期间,张清海不得继续在原机构及其他上市公司、非上市公司从事证券业务或者担任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职务。

  收到“禁入令”后,张清海并未第一时间辞任科迪乳业董事长。2022年3月4日,深交所向科迪乳业下发关注函,“点名”张清海仍在担任董事长,要求科迪乳业对董事长聘任的后续安排进行说明,张清海参加董事会会议的投票均属无效。

  值得注意的是,此次暂代履行科迪乳业董事长职务的张枫华,为张清海之子。根据《行政处罚及市场禁入事先告知书》,张枫华在科迪乳业2016年-2018年年报虚假记载、重大遗漏问题中是相关直接责任人员,被处以警告及3万元罚款。

  新京报记者注意到,张清海最近一次公开露面是在今年2月。据多家媒体报道,商丘市税务局局长今年2月走访科迪集团,征求对税收工作的建议。谈及企业遭遇的挑战,张清海称,“受疫情和汛情等不利因素影响,企业转型发展遇到了一些困难”。

  “中部奶业航母”梦碎

  眼下科迪集团正处于破产重整之际,张清海辞任上市公司董事长,意味着科迪乳业正逐渐告别创始人时代。

  1985年,30岁的张清海一手创立罐头食品厂,1997年成立科迪集团,商业版图一路扩张至科迪乳业、科迪速冻、科迪面业、科迪便利连锁、科迪大磨坊食品等多个领域。辉煌时,科迪集团综合实力居河南省行业第一位,科迪速冻位居全国前三位,科迪面业位居河南省前两位。在一众子公司中,科迪速冻、科迪乳业最为知名。

  20世纪90年代,“科迪汤圆团团圆圆”广告语家喻户晓。据业内知情人士了解,债务危机暴露前,科迪速冻每年八九月都会搞一次订货会,要求经销商把预付款一次性打给公司,款项超过一定额度还可以参加抽奖,奖励奔驰、凯美瑞汽车等,优惠力度大,颇受业内关注。

,

环球ug会员开户www.ugbet.us)开放环球UG代理登录网址、会员登录网址、环球UG会员注册、环球UG代理开户申请、环球UG电脑客户端、环球UG手机版下载等业务。

,

  近几年,国内速冻面米市场被三全食品、思念食品、湾仔码头三分天下,科迪速冻也逐渐沦为二线品牌。不过伴随2015年科迪乳业上市,科迪集团又找到了新的“优质资产”。

  2016年,科迪乳业率先推出透明包装“原生纯牛奶”(俗称“小白奶”)。在其带动下,科迪乳业2017年业绩大涨,河南、山东、江苏、安徽四大传统销售区域外的营收更是暴增678.95%。2018年全国两会期间,身为全国人大代表的张清海在接受《大河财立方》采访时表示,科迪乳业将打造中国中部奶业航母,未来三到五年内,实现年年营收翻番。

  然而很快,整个“科迪系”的内部问题就暴露出来。2018年5月,科迪乳业宣布拟以15亿元向控股股东科迪集团等购买科迪速冻100%股权。由于预估增值率高达347.84%,且买卖双方存在明显关联性,被外界质疑存在利益输送。随交易预案一同曝光的,还有科迪集团卷入的16起民间借贷纠纷。

  2019年7月,以科迪乳业拖欠奶农过亿奶款为导火索,整个“科迪系”陆续呈现出经营困难、拖欠工资、资金紧张等问题,张清海、科迪集团及多家关联公司均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科迪乳业同年财报显示,科迪集团非经营性占用上市公司资金18.65亿元,同时科迪乳业违规为关联方等担保2.72亿元,构成内部控制重大缺陷且未进行信息披露。

  根据商丘市委督查二室2020年1月、4月的公开回复,2018年以来,科迪集团“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发展困境”。一是科迪集团将持有的科迪乳业股票全部用于质押;二是由于银行、部分投资人抽贷压贷及补仓,使科迪公司资金净流出6亿多元。至债务危机出现,科迪一直靠抽生产流动资金还贷及补仓,导致资金链出现问题,使生产经营受到较大影响。

  2020年12月,债权人魏均平向法院提交破产重整申请书。随后,科迪集团与科迪速冻等9家子公司(不包括科迪乳业)被法院裁定合并重整。

  难逃财务造假阴影

  “科迪的时代已经过去了,张清海还是中国第一代乡镇企业家的气质,管理水平没有跟上这个时代,也没有培养出合适的接班人。”在一位曾在科迪速冻工作10年的老员工眼里,科迪集团的没落完全在他意料之中。

  在他印象中,张清海人很聪明,有战略眼光,包括当初创立科迪便利店也是走在了行业前面。但导致科迪集团诸多投资项目没落的一大原因,在于没有成熟的现代化管理体系和人才,也留不住人才。

  “整个科迪集团及子公司实际上都由张清海把控。很多管理层都是周边乡镇的人,管理水平有限,也曾引进过职业经理人,但都干不长。”该员工称,“科迪内部有很多既得利益集团,职业经理人使唤不动下面这些老人。我印象里科迪速冻空降过一名高管,有思路,但只干了一年。张清海基本事必躬亲,不授权也不信任职业经理人,就连他的子女也没有话语权。”

  如今张清海辞任科迪乳业董事长,逐渐脱离创始人掌控的“科迪系”能否重回正轨颇受关注。科迪集团重整管理人律师代表曾在2021年10月向新京报记者透露,科迪集团诸多子公司中,仅科迪乳业、科迪速冻、科迪大磨坊一直保持经营状态,情况已有所好转。而科迪集团重整的难点在于投资人拿出的重整方案能否让科迪集团良性运作,有持续偿债能力。

  根据科迪乳业2022年1月17日公告,商丘市发展投资集团有限公司(简称“商丘投资集团”)已向合并重整管理人提交投资参与科迪集团重整的相关材料。若合并重整成功实施,将有利于加快解决科迪集团拖欠科迪乳业资金及违规担保的解除进度。

  截至2022年3月30日,科迪集团非经营性占用科迪乳业资金余额为5.05亿元,科迪乳业违规对外担保余额约2.35亿元。另据业绩预告,科迪乳业2021年营收预计为5.8亿元-6亿元,预计盈利6000万元-9000万元。尽管实现扭亏为盈,但业绩较2018年几近腰斩。

  香颂资本执行董事沈萌认为,张清海辞职可减少自己对科迪乳业的负面影响,但暂时并未改变科迪乳业的任何实质情况。无论运营还是决策,如果后期没有更彻底的深入变动,这种换位子的游戏恐怕难以让市场轻易忘记财务造假给投资者带来的阴影和损失记忆。

  新京报首席记者 郭铁

【编辑:蒋妍】

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