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财经内容详情
澳洲氧化铝禁令影响俄铝生产 “妖镍”过后铝价也要大乱?

澳洲氧化铝禁令影响俄铝生产 “妖镍”过后铝价也要大乱?

分类:财经

网址:

SEO查询: 爱站网 站长工具

点击直达

财联社(上海,编辑 潇湘)讯,在“妖镍”过后,下一个可能遭遇价格乱象的大宗商品会是哪个?答案可能是铝。

随着上周末澳大利亚政府宣布禁止向俄罗斯出口氧化铝和铝矿石,全球第二大铝生产商――俄罗斯铝业联合公司(00486.HK)的生产作业无疑将受到严重影响,而这显然也将令铝这一使用最广泛的工业金属的供应端不堪重负。

周一,在铜价、锡价纷纷下跌,LME期镍再度连续第四日封死跌停的同时,LME期铝价格则异军突起,全天上涨4.1%,至每吨3518美元,盘中一度上涨5.7%触及3574美元的3月9日以来最高位。

澳洲氧化铝禁令下 俄铝生产恐面临严重冲击

在澳大利亚总理莫里森(Scott Morrison)周日宣布立即实施上述禁令后,铝价闻风上涨,俄铝股价则大幅下跌。尽管澳大利亚政府的禁令并未明确提到俄罗斯铝业联合公司,但这实际上便是对这家主导俄罗斯铝业生产的巨头的制裁,俄铝是俄罗斯唯一的电解铝生产企业。

澳大利亚供应了俄罗斯近20%的氧化铝(生产铝的关键原料),澳大利亚向俄罗斯出口的铝土矿等也在禁令行列之中。随着俄罗斯被西方经济体愈发孤立,亟需铝土矿和氧化铝为工厂提供原料的俄罗斯铝业公司将面临供应链中断的考验。

俄铝在一份声明中表示,正在评估该禁令的影响。但市场已经对这一禁令可能导致的俄罗斯金属损失做出了反应。

俄铝拥有澳大利亚昆士兰州氧化铝有限公司(Queensland Alumina Ltd.)20%的股份,并有权获得同样比例的氧化铝产量。昆士兰州氧化铝有限公司由力拓经营。目前该公司可能会继续向俄铝供应这种金属原材料,除非政府直接禁止。

力拓方面目前表示,其将遵守澳大利亚政府的所有指示,并重申该公司正在终止与俄罗斯企业的商业关系。知情人士本月早些时候表示,力拓计划停止向俄铝在爱尔兰的Aughinish工厂供应铝土矿以及从该厂购买氧化铝。

去年,俄铝在国内的氧化铝工厂产量仅占其冶炼厂需求的37%,其余氧化铝均需进口,最大的两个供应国便分别是乌克兰和澳大利亚。由于俄乌军事冲突带来的物流和运输挑战加剧,俄铝此前还削减了位于乌克兰尼古拉耶夫(Nikolaev)的氧化铝精炼厂的产量。

在此次澳洲方面禁令宣布前,由于2019年与美国达成了解除制裁的协议,俄铝在此轮俄乌危机爆发迄今一直没有受到西方的直接制裁。不过,眼下这一情况可能已经发生了改变。

俄铝由俄罗斯“铝业大王”奥列格・德里帕斯卡(Oleg Deripaska)创立,德里帕斯卡通过持有俄铝大股东En+ Group International PJSC的股份而持有俄铝股份。澳大利亚政府本月早些时候宣布对与俄罗斯总统普京关系密切的俄寡头实施新一轮制裁,其中便包括了德里帕斯卡。

,

以太坊单双博彩游戏www.eth888.vip)采用以太坊区块链高度哈希值作为统计数据,以太坊单双博彩游戏数据开源、公平、无任何作弊可能性。

,

俄铝大股东EN+Group本月早些时候表示,正在考虑分拆俄罗斯铝业的国际业务,成立一家新公司,经营管理其在全球各地的氧化铝、铝土矿和铝资产,以规避制裁影响。

咨询公司伍德麦肯兹(Wood Mackenzie)周一表示,这项禁令无疑将进一步扰乱主要铝生产商俄铝的供应链和生产。

牵一发动全身:铝市场库存本已吃紧

俄罗斯是土耳其、中国和日本等市场的主要铝供应商,这一最新禁令无疑可能会给全球经济带来更大的通胀压力。周一,铝价对澳大利亚禁令的反应也表明,市场对俄罗斯金属产量的潜在损失有多么担忧。

正如澳大利亚外交部在声明中指出的那样,铝是贯穿汽车、航空航天、包装、机械和建筑行业的关键全球资源。

事实上,在俄乌冲突使大宗商品市场陷入混乱之前,这一用于制造从罐头到飞机再到窗框的工业金属的供应,就已经捉襟见肘了。如果西方失去俄铝这每年400万吨的铝产量,可能将带来一个更为严峻的挑战。

铝供应链其实早已不堪重负。对碳排放管控的限制,此前已使中国这个全球最大的铝生产国变为了未加工铝的净进口国,以满足国内庞大的下游产品行业的需求。

由于能源价格高企,欧洲冶炼厂的产量也一直在下降,铝行业是电力密集型行业。为了填补供应链缺口,铝库存在过去一年多时间里一直在肉眼可见地稳步下滑。目前,LME铝库存总量为704850吨,为2007年以来的最低水平,远低于一年前的近200万吨。其中注销仓单占比34%,表明未来几天可能还将会有更多铝离开LME仓库。

全球铝市场供应紧张,西欧市场尤其如此,这既是因为最近冶炼厂的减产,还源于其对俄罗斯供应的依赖。去年俄罗斯铝业41%的销售额来自欧洲,俄罗斯出口的中断只会扩大该地区现有的供应缺口。

俄铝原材料供应网络的复杂性早在2018年就已暴露出来,当时美国的制裁引发了一系列连锁反应,波及爱尔兰、几内亚和澳大利亚,最终导致欧洲汽车公司游说欧盟委员会与美国进行调解。

这一次,由于自我制裁导致供应、物流和融资渠道减少,这种影响迄今为止是渐进式的。但澳大利亚政府将氧化铝列入制裁名单的举动标志着这一态势的显著升级。

对于俄罗斯铝业和全球铝市场来说,接下来的关键或许在于:其他国家是否会效仿。

发布评论